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法無咎》-第二百三十二章 異法同形 成敗攸關閲讀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只是林弋虽然心中生疑,但是其手上作法,却与神态并不相融。
他看上去惊讶之意未散,但是双臂却同时一推、一拉,动作紧凑。
随着林弋动用手段,沸腾余波已去、本当一拍两散的祥和瑞兆,再度凝结,混同于己身。
日有阴晴圆缺,潮有起落消长。林弋所负呈祥瑞气,亦不例外。按理说此气机经历一通猛烈杀伐,该当休养生息、重聚其势。但是林弋却逆势而为,将此气机聚敛于身。
果然,十余息后,沸声再起,果然又有剑意杀劫加身,两道气机战作一团。
林弋身上笼罩的祥和瑞气固然已大为衰减;但是所临身剑意杀伐之力,更不能与前相比——度量规模,不过相当于上一击的半数。
林弋唇角溢出一抹笑意。
“守衡”神通似动非动,其实只是疑兵。归无咎真正的胜负手,是以己身之动作为饵,将自己引入歧途,从而发挥“剑意余波”之妙用。
若是第一回施展此法,说不定自己真要中计了。
只可惜,归无咎的神通道术,已然被拆解的甚为透彻——至少当年在阴阳洞天中所展露过的手段是如此——那一门极厉害的剑术神通,看似剑过无痕,爽利无比;其实却不然。一剑之后,当有一威能相当于本体三分之一的剑术余波划过,甚难防备。
所以他林弋能将其从容化解!
林弋背负双手,好整以暇。
其实林弋自己知晓,单就这一瞬间的战力而言,归无咎已在自己之上。
空蕴念剑毕竟非同小可。
林弋混同本力之后,较之归无咎也不过微微胜过而已;如今六剑与一身天赋气机消杀之下,他一身战力其实较全盛时削减二成有余。若再行斗力之着,只怕他便要有所不及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林弋是在虚张声势。
麒麟一族之瑞兆显化,神妙非常。只消自己一身战力并未跌落至五成以下,凭此妙法周旋,足可抵挡一位战力相当于全盛时的自己之人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他一身法力、神意、骨肉,便会再度恢复至圆满无缺之境。
敌手若看不穿此点,贸然进击,却又抢攻不成。半个时辰之后,自己必消耗甚大。如此一来,便是双方差距极大之时。
但若敌手选择调息恢复之后再战,林弋亦并无不满。
略微等候了一阵,林弋心中微奇。
他本以为归无咎第二次动用“退步均衡”之术乃是障眼法,纯为空蕴念剑之余音以为铺垫。但是如今观之,却并非如此。似乎归无咎真的可以将这一门神通,连续动用两次。
这是他最近百年的修行所得么?
不过……并不打紧。
忽忽然半个时辰过去。
“退步均衡”之空间壁障,如约散去。
林弋精神振奋,立刻出手。他以逸待劳已久,当即凝聚四色法相,如映入染,奔逐而去!
归无咎忽然一笑,迎面一拳击来。
陡然间,林弋心中无端发毛,好似隐隐觉得不对;但是不对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刹那之间,二力交迸!
归无咎身躯稳如磐石。
而林弋所演化的四色合一之象,却忽地出现一片片诡异的错位,四色支离,宛若稚童信手涂鸦之画。
林弋之上半身重重一晃!
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林弋醉态蹒跚,退出十七八个大步,恍惚间已在二三里之外。
这是“合力”之规模不及对手的征兆?!
须知“四色相”看似是遥遥相击、滴水不沾身的雅致神通。但因法力、本力二相合一的缘故,其实碰撞之激烈,肌肤感触之深,与武道法门、妖修中的近战搏杀法门别无二致。先前林弋看上去仪态从容,是因其占据上风的缘故;如今力有不及,立刻产生了极大反差。
林弋神意运转,便要探明究竟。
将一身法力彻底激荡,散于虚空之中,量其规模,林弋骤然察觉。
原来,自己并未恢复到最圆满的状态。
就常理而言,哪怕是自己一身法力跌至五成以下,也会在半个时辰之内恢复圆满;何况方才所受微创,不过一二成,更不在话下。方才调息约莫一刻钟,其实林弋便自感已然恢复。多出的一刻钟,不过是等候归无咎“退步均衡”之法消散而已。
这时返身内察,林弋恍然发现——
自己的“恢复”过程的确顺遂无比;但是并未完结。
若设归无咎之战力为千数,林弋方才祥和瑞气滋养本身,但却恢复至九百九十九,便被一莫名之力锁住,再也不得逾越。
须知他本力法力相合,完整状态的下的战力,当比归无咎略高才是。
战场中,二人一触既分。
林弋见归无咎并不乘胜追击,连忙止住身形,左手手掌向前一推。
掌心之中,赫然有一目圆睁,眼珠翻动,异常灵活。
星空破晓 洛冰寒雪
不旋踵,幽光四散,若明若暗。
虽然林弋目前只是元婴境界,但是这掌心神目,汇通幽玄,俯瞰一界,给与归无咎的深妙感触,全不亚于姚纯上真的神目神通。
只是神目这一照之下,林弋的面色更难看了三分。
这一方天地,目力所及之处,皆被染上了一重奇妙的色彩。寻其本真,似乎是一种莫名的秩序之力,让自己无法打破双方优劣天平。
此法看似神异,却显然是需要渐次施展的。若是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与自己麒麟一族气运神通相较,谁上谁下,倒也难说的很。但是林弋却坐失良机,自以为早已恢复圆满,令归无咎充分利用半个时辰时间,经营定序。
目中所见,方才归无咎藏身之处,尤自留下一个淡淡虚影,正是这一秘法气机之元始。显而易见,与空间避障一类的神通截然不同。
归无咎淡然自若,负手而立。
扳平局面,至胜势不可动摇,来得如此容易,他自己亦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奠定胜局者,正是暗中运转了半个时辰的“争衡”神通。
说来十分蹊跷。
今日,是“争衡”神通初出茅庐。
空蕴念剑一出,将林弋战力略微削弱至自己之下,然后悄无声息的动用这一门神通,以奇特的“优势防守”之法,将自己的领先地位经营巩固。
这是归无咎的构思。
但是这一手法,却需要重重铺垫。
归无咎本来筹划了四五种方略,意欲将“争衡”神通打扮成一种与“守衡”类似的防御法门,然后再偷天换日,争取宝贵的时间。待林弋察觉有异时,再也无力回天。
岂料“争衡”初显峥嵘,归无咎竟意外发现,此神通显露外象,竟然和“守衡”完全相同……
在大魔尊创制此法时,归无咎隐约猜到其中有什么不为自己所知的秘辛,但是想不到这关联竟紧密若斯。
如此一来,等若天助;不施伪装,便是最善的伪装。
归无咎微微一笑。
作为同一层次的“养成大势”类神通,本来纵有高下之分,也当极为细微。但是林弋白白饶了一刻钟时间,我势既成,天命难追。
林弋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声长啸之下,四色轮转,呈连击之势。
但攻守优劣之势已明。
归无咎信手还击,看似轻描淡写,但是一拳一脚,皆是圆满之上的精义。
经历极短暂的反复碰撞之后,林弋神驰目眩,气机消沉,身躯向后疾退十余里,方才如落叶一般轻飘飘坠落。气机衰微难服,纵然有祥和瑞气加身,亦稍感有所不及。
归无咎淡然言道:“胜负已分。”
林弋却是怒喝一声,不肯服输。掌中快速掏出一枚麒麟玉印,当空一摇。
天色陡然暗淡。狂风怒号,山崩地裂,绵延千里。旋即一道望似可怖之极的浊流,自地底缝隙之中喷涌而出,汇作星陨之象,朝着归无咎猛击过来!如此狠烈之势,破灭一小界而有余,几乎是要将归无咎生吞活剥。
不但归无咎略显诧异,就连遥遥观战的申屠龙树、墨天青,亦应声发动了无上护身秘宝。二人对视一眼,显然甚感意外。
这分明是近道层次的卫道秘法。
归无咎也暗自纳罕。
紫微大世界中,不知有多少人杰,机缘心智天赋俱臻上乘,但是距离《三十六子图》的层次,却依旧有相当遥远的距离。这林弋名列正卷,能够修炼至圆满之境,心意该当坚韧无隙才是,为何竟浮浅若此?
就算是妖族秉性直来直去,亦太过了些。
但是他手上动作却未慢了一丝。武域轮回天一展,三叶之形廓然张开,狂浪席卷之下,岿然不动,将林弋的看似霸道的护身秘法轻松接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你要战便战;若要以护身之底蕴相拼,归无咎又岂会退缩?
林弋与归无咎四目相对。
疑似泄愤的一击无功之后,他也不再出手。
忽然,林弋额头浮现黑色一字。那字迹即将明晰的一瞬,又立刻破碎,遁隐不见。
林弋一身宛若实质的祥和气机,忽而凝实,好似形成一层寸许厚的光晕,覆在身上,宛若帝王冠冕。仔细一望,环身共是九道竖纹,直至衣袍下拜,看着颇为奇异。
归无咎心中一动。
如今祥和之气化作具象,俨然黄袍加身,卖相可谓上佳。但是归无咎心中却生出一种感觉,似乎这“瑞气冕服”看似气派,但是却也就此定型了。反不若先前杂乱无章之时那般,蕴藏着无限可能。
此念一生,归无咎陡然明悟——
这看似干净利落的一战,其实较想象之中还要重要得多;对于二人而言,结果亦要严重得多。
自己又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走对了关键的一步。
但是自己与麒麟一族的梁子,却就此结下了;就算对方可能容让,归无咎也不会善罢甘休。这一大势力,已注定靠拢了“星汉分流”的另一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