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yi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一人得道-第一百七十五章 符篆牽得幾家事展示-ci0c5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看着手上的这一团金光,陈错依稀能在其中看到模糊的符篆文字,但处处皆有裂痕,明显是某个字符的一部分。
“这是块符篆碎片!”
眯起眼睛,陈错的灵识延伸过去。
瞬间,江河之景就落入他的心头,隐约能听到波涛阵阵。
陈错顿时生出一种感觉,只要一个念头过去,这条河上、水中的一切都能随心所欲的操控,莫说是那河中的鱼虾,便是河底的沙粒,河上的风云,都能随念而动。
一种随心所欲、大权在握的感触,在心底不断滋生。
不过,很快那江河之景逐渐淡去,只余下三十里河道。
随即,又有许多过往的记忆片段接连浮现,正是上一位河段之主施展神权的情景。
于是,陈错果断的收回了灵识。
“神灵权柄果然诱人,只要拿到,立刻就能执掌一段河流,为所欲为。但当初那龙王因触犯规则被斩,为何这条鲤鱼精却能以河神之位格,吞食活人,还不受惩戒?我在东观时,黑白二老提过,天宫诞生不过几十年,难道与此有关?”
里面的缘由陈错想不通,也不打算费力想,对他而言,眼前更重要的,还是确定这块符篆碎片,是否与庙龙王有关联。
“还是得去让小猪辨识辨识。”
符篆碎片既然入了葫芦,出现在梦泽之中,想出去就难了,但陈错以三生化圣道,还是能短暂借力、展示于外的。
一念至此,他就有了决定,看了那鲤鱼魂魄一眼,便一挥手,就有云雾落下,化作囚笼,将其镇压。
“日后,说不定要从它身上获得信息,先留着,镇在此处,只是该有的惩戒,也一样少不了的。”
做完这些,陈错一挥袖,那囚笼沉入云雾深处,跟着念头又一转,便离开了梦泽。
.
.
心有所感,小猪一转头,注意到陈错睁开了眼睛,便凑过去,露出询问之色。
陈错也不多言,玄功一转,心中道人一晃手中葫芦,就喷出一道金光,乃是一团符篆碎片的投影。
那碎片一显露,先是不住震颤,随即像是得了灵性,就要往心中道人身上蹭,但道人一甩袖子,便将这碎片弹了出去,直接落到了陈错的手上。
陈错便弯下腰,将这碎片拿给小猪看。
盯着金光,小猪神色有几分恍惚。
与此同时,这符篆碎片的光辉一显,边上的长河登时沸腾了起来,浪头此起彼伏,鱼虾沉浮不定,一下子就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尤其是灵崖、灵梅,先是一愣,继而就明白过来,朝陈错看去,瞅见了金光。
灵梅当即问道:“师姐,那块符篆碎片果然落在了这位君子手中,你打算怎么办?”她眼含忧虑,却不是忧虑碎片被人拿到,而是担心自家师姐想不通。
灵崖深吸一口气,表情复杂,好一会才道:“若非这位公子,你我都要遭难,总不能因为一块符篆碎片,就忘恩负义……”她摇摇头,脸上露出了不甘之色。
灵梅松了口气,又看了过去,面露好奇:“这位君子到底是何人,反掌灭杀一河之主也就罢了,还这般轻易就将神灵权柄分离出来,他拿给一头小猪看,难道是要扶持这头猪,做此段河主?”
灵崖当即眼皮子直跳,没有说话。
那边,小猪已经凑上去,猪鼻子闻了闻,脸上越发透露出疑惑。
“这……还真有几分老龙的气息,有他的一点印记留存,可这说不通啊!”
边上,小龟慢悠悠的爬了过来,也盯着那团金光看了一会,就“叽叽叽叽”的叫起来。
小猪听着听着,脸色几变,先是摇头,继而点头,最后抬头看向陈错,道:“陈小子,俺有一事相求。”
“猪兄但说无妨。”陈错隐隐有了猜测。
果然,就听小猪道:“这枚符篆碎片可能真与老龙有关,但按理说,祂早就不在了,纵能留下符篆,也不该还有印记,更不该流落至此,偏偏这枚碎片中能找到祂的一点痕迹,俺估摸着,兴许是关系着祂当年的布局,或许正是要让俺引领传人过来,碰到此物。”
“你想让我去搜集这些碎片?”
“正是如此,”小猪抬起头,“你要寻水行至宝,得沿着大河前行,这些符篆碎片也从大河中显露,说不定本就得先集齐了这些符篆,才能更好寻得至宝!哼唧!”
话虽如此,但它说话的时候,却小心打量陈错,察言观色。
这时候,小龟“咕咕”叫着,小猪一听,点点头,又道:“俺们可不是诓骗你,你若寻得符篆,其实好处诸多!你可知,老龙当年被人祭拜,实是脱了地域制约,并非局限于河流小溪,你多集几块,炼化凝聚,以心神驾驭,不仅不用担心坏了香火修为,更增手段!”
陈错认真听着,问道:“这些碎片,果真源于庙龙王前辈的神灵符篆?”
“得多寻几块才好确定,不过里面确有祂的痕迹,”说着,小猪有些担心的道:“俺知道这事不好办,毕竟你不是俺这般人物,旁人得了符篆碎片,甭管原本实力如何,都能借得天时地利,对战起来并不容易,但……”
这话说的极对,远的不说,只说那鲤鱼精,陈错虽是一鼓作气直接斩杀,但几乎动用全部手段,连离山前,道隐子给他的两件法宝,都用了一个——正是被重新祭炼的定海星光。
这还是鲤鱼精道行不高,只靠着符篆权柄对敌,若碰上个本身根基深厚的,更难拿下。
但……
“我能入道,多亏了庙龙王前辈的心得,至今仍然受用,我也自承是庙龙王前辈的传人,这事是责无旁贷。”陈错没有提出条件,却说出了一点问题,“不过……”
小猪本来松了一口气,听到后来又紧张起来。
“那头鲤鱼精能得符篆碎片,似乎还有隐情,问它,它却不敢说,我还不善于搜魂,日后才能探究,不过这背后若有隐情,要搜集碎片,怕是还有风波,所以我也不敢夸下海口。”
小猪当即猪蹄拍胸,道:“这算什么,有俺们助你呢!”
“……”
一把捏碎手中金光,陈错直起腰来,朝灵崖两女看了过去,道:“这两人此番过来,就是为了那鲤鱼精,从她们的口中,也许能得些情报。”
这般想着,他朝着二人走去。
小猪亦步亦趋的跟着。
等到了跟前,陈错还未开口,灵崖当先说着:“之前一时慌乱,忘了请教公子来历,我等乃是崆峒门人,小女子名为灵崖,这是我家师妹,灵梅。”
“见过君子,多谢君子搭救之恩。”
“我姓陈,单名一个错字。”陈错笑了笑,“师门倒是不方便透露。”
他这次下山事情不少,梦泽中的黑幡又提醒了他,或许还得牵扯着造化道,不得不小心一些。
灵崖闻言有些失望,“陈错”这个名字,一听就是假名,正常情况下,谁会叫这么个名字?但既然对方不愿明说,她也不好追问,只当陈错有难言之隐。
略过此事,陈错又询问两女状态,最后便请教起符篆碎片之事。
灵崖瞅着碎片已经落到了陈错手中,也不打算隐瞒了,就道:“我们此番出山,本就是游历寻宝,搜寻炼制法宝的材料,神灵符篆内蕴神通术法,乃是炼制禁制的绝好辅料,正好听闻此处有妖邪作乱,这才过来,跟随许久,不见此妖露面,结果被他设下陷阱,险些遭难,后面的,公子都知道了。”
灵梅则补充道:“我家师姐其实也是好意,她请教了当地同道,知道此妖在几十年前得了符篆碎片,为祸一方,作威作福,每半年还要吞食一次童男童女,最近又到了上祭日子,这才选了他,过来除害!”
陈错点点头,又问道:“两位的消息是从何处得来?那位同道的身份,可方便告知?”
“是平阳郡中的一位道门前辈,名唤张房,在汾水河畔立下一座定心观,他对这河东之地的消息很是灵通,公子有什么想打探的,可以前往询问。”灵崖看出陈错心思,和盘托出。
“多谢姑娘告知。”陈错拱拱手,不打算耽搁,但他也看出了女子心思,就坦然说道:“还有一事,要与姑娘说明,那符篆碎片与我实有些渊源……”
“小女子与师妹此番得了公子相救,哪里还有奢求。”灵崖倒也干脆,“待得调息完毕,小女子便要告辞了,公子放心,相救之恩不会忘却,日后定当回报。”
陈错笑道:“多谢姑娘理解。”
.
.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与此同时。
强宠101次:宫少,别急! 杜蜜玥
汾水河畔。
剑光一闪,蛟龙授首。
偌大蛟龙躯壳摔落下来,鲜血喷涌,化作血雨,滴落下来。
“摄篆大河流先断,试剑汾水龙授首。”
一名青衫男子微微一笑,撑开一把油伞,抬手一招,飞剑入鞘,再一抓,从跌落的蛟龙头颅中摄出一团金光。
“第二块,”看着手上金光,他浑不在意的收入腰间锦囊,“不知集齐了这枚符篆,能否拼出完整的大河水君之职。”
边上,有个年过五旬的道人走来,赞道:“贤侄当真不负青锋仙之名。”随后话锋一转,“是否水君权柄,倒是不甚清楚,只是三年以来,不知何故,这些得了符篆碎片的妖类便闹腾不休,若非贤侄这般名门弟子出手,放任下去,不知多少百姓要遭殃,贤侄还要再去斩妖?”
“张公是长辈,叫我典云子便是,”年轻修士漫步血雨,“要斩,但不急着斩,万事皆有其命,百姓遭难是命该如此,妖邪被我斩杀亦是命定,而水君符篆为我所有,也是应有之命,从我一剑斩杀那五头妖邪,得了第一片碎片就已注定。”
张公闻言面露迟疑,还是道:“几日之前,老朽亦托了两名崆峒弟子相助,如今却无消息传回,贤侄若有闲暇,不妨去看看。”
“不急。”典云子笑容不变,“我得了邀请,得先去赴宴。”
“不知是哪家?”
典云子也不回答,朝前一指。
张公顺着看过去,入目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将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