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熱推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京都城南那所灰白色高墙大院,在夜色之中,更显清冷。
昏暗的屋子里,点着一盏油灯,将少监陈曦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随着微微闪动,陈曦的影子也随之扭曲。
“圣人的意思,此番以秦逍巡查江南刑案作为掩护,暗中让属下将内库一案的真相弄清楚。”陈曦微弓着身子,这位在其他人面前素来高傲的紫衣监少监,在面前这位老者面前,从来都是毕恭毕敬。
老者靠着椅子,行将五月,京都的气候早就转暖,但老者的腿上却盖着薄薄的毯子。
“一百万两现银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你如何看这件事?”老者看着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干将,轻声问道。
陈曦沉默了一下,才道:“属下绝不相信鬼神之说。”
“如果不是鬼神,这样一笔庞大的现银,又有谁能一夜之间从内库带走?”老者叹了口气:“江南内库的侍卫都是公主精挑细选出来的人,那位内库侍卫统领,不但是五品高手,而且对公主死心塌地,当然不可能监守自盗,老夫相信内库侍卫是绝无可能卷入这起失踪案,所以如果将失踪案的嫌疑对象放在那些内库侍卫身上,很可能会让调查走入岔道。”
陈曦眉头紧锁,恭敬道:“按照公主所言,江南内库选址本就十分谨慎,进出只有一个出口,而且共有三道关卡,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侍卫严格把手,任何进出的货物和车辆,都会细细检查,莫说如此庞大数目的现银,即使从内库带出一两银子,那也是难如登天,一旦被发现,当场就会被格杀。”看着面前的老者,眼眸里满是疑惑之色:“如果没有内库侍卫放行,那些银子怎会从内库消失?”
老者从桌上拿过一份案卷,打了开来,道:“内库有侍卫一百八十人,虽然都是由那位姜统领管理,但这其中至少有三到五人是公主安排在其中的眼线,用来暗中监视姜啸春,姜啸春即使是公主最为信赖的心腹,公主也不会完全信任任何一个人,在姜啸春身边安插眼线,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姜啸春会不会知道?”
“他不傻,岂会不知?”老者淡淡一笑:“但内库重地,公主将江南内库交给他守卫,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信任,派几个钉子盯着他,他心知肚明,也能接受。”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 ptt-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
“但姜啸春却未必确定手下一百八十人中,究竟哪几个是公主的眼线?”陈曦思索着:“所以他就算另有图谋,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且那几个眼线就在内库之中,内库有任何不同寻常的迹象,都会传书公主,除非所有侍卫都死了。”
老者道:“这次江南内库失窃,事先没有任何征兆,也无一人伤亡,所以那些银子根本不可能是明目张胆地从内库被运出去。”
陈曦虽然机敏过人,但如此诡异的案子让他实在感到棘手。
“有一件事情,比内库失窃本身还要严重。”老者目光锋锐,缓缓道:“老夫也不相信是神鬼盗走了那些库银,内库银失窃,只能是人所为。可是一百多万两现银,即使窃贼有办法从内库弄走,那么其中的计划也一定是周密异常,动用的人力和物力也绝不在少数。”凝视着陈曦:“而且那帮人敢对内库银下手,已经是存有了反心。江南有这样一股手脚通天的反贼势力存在,远比内库被企盗要严重的多。”
陈曦也是神色冷厉,轻声道:“江南是帝国的赋税重地,如果真的存有反叛势力,必须将之彻底铲除。”微皱眉头:“但这些年咱们在江南的诸多官员身边都安排了眼线,即使江南世族也在我们的监视之中,他们并无什么异动。如果说江南果真有一群手足通天之辈,就只能是江南世族了。”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
“老大人,你觉得江南有人存有谋叛之心?”陈曦小心翼翼问道。
老者叹道:“你莫忘记,当年被灭门的成国公赵氏一族,那可是江南世家的中流砥柱。赵氏一门被灭,你觉得江南七姓当真会忘记?”
江南本有八姓,那是真正的世家豪族,江南八姓不但控制了整个江南的贸易,而且八姓子弟遍及官场,大唐立国,赵氏一族成为开国功臣之一,就是被江南世族抬起,也是江南世族的代表。
圣人诛灭赵氏一族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当年成国公赵氏控制着户部,帝国的钱袋子掌握在赵氏一族的手中,圣人甚至夏侯一族当然不允许帝国的命脉掌握在江南世家手中。
“圣人后来让公主掌管内库,其实就是稳定江南世族人心。”老者缓缓道:“在江南世族的眼中,公主依然是赵氏一族的遗孀,依然和江南世族有着渊源,由公主掌控内库,就等若是江南世族在朝中依然有了靠山。”
陈曦对此当然心知肚明。
公主这些年提拔的官员,半数出自江南一带,而江南世族对公主也是竭力支持,内库在江南设有暗铺,以江南世族在当地的人脉和眼线,不可能对此一无所知,如果真要收拾这些暗铺,江南世族有的是手段,但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非也是因为内库的主人是公主。
“他们将公主视为靠山,也知道公主掌管内库,那么就更不可能对内库不利。”陈曦抓主要害。
“这件案子关键的问题就在此处。”老者目光深邃,平静道:“按照常理,江南世族和这件案子当然不可能有任何干系,因为他们的主子就是公主,盗窃内库,那就是自掘坟墓。”顿了一顿,凝视陈曦道:“你刚才有句话说的没有错,如果江南只有一股力量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犯下如此大案,就只能是江南世族。江南世族和官场在名义上是两股力量,但其实是一股力量,江南从上到下的官员,有半数就出自江南世族,即使是外来官员,如果不能和江南世族融为一体,在那边也待不下去。”
江南派从来都是帝国势力最强劲的一股派系之一,圣人诛灭赵氏一族,固然是为了拿回帝国的钱袋子,另一层目的,也是为了削弱江南派对帝国的影响。
“一百多万两现银,从内库运走固然不容易,可是运走之后的藏银之所,那也不是随便就能找到。”老者淡淡道:“这样一笔银子,但凡要流通出去,江南世族很快就能察觉到。”
陈曦疑惑道:“老大人,属下有些糊涂。”
“老夫的意思很简单,此事如果与江南世族有关,那么江南世族为何会背叛公主?这中间一定出现了巨大的变故。”老者神色冷峻:“如果此事与江南世家无关,那么情况将更为严重,因为在江南出现了一股更为可怕的力量,他们甚至能够在不为江南世族的察觉下存在于江南,而且犯下如此大案。”双手十指交扣:“这股力量是何来路,他们盗窃内库的目的是什么?”
陈曦愈发觉得这件案子恐怕比自己先前所想的还要惊人得多。
如果那股力量真的存在,可不仅仅只是瞒过江南世家的眼睛,紫衣监在江南有不少眼线耳目,那些眼线耳目都不曾发现端倪,亦可见那股势力的可怕。
陈曦心下一凛,想到了一种可能。
但这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
这样的可能当然不可能说出口,甚至连想都不能想,而且事实上也绝无可能。
“你先去吧。”老者沉默了片刻,终于道:“好在有秦逍的大理寺少卿身份挡在前头,不会太过打草惊蛇,无论案子查到那种地步,谨记一点,那就是绝不可让江南乱起来,更不要擅自作出任何的决定。老夫会令人准备八只飞鸽,每日的进展,都要及时传报过来。”
老大人素来行事谨慎,但此番却比以前更显得小心慎重,陈曦知道老大人已经意识到这件案子背后定然藏着可怕的真相,虽然目下还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此时秦逍却已经进入了贤者时间。
秋娘温软伟岸的胸怀让他很是留恋,从早先的缩手缩脚,到现在美娇娘已经能够主动承欢,秦逍觉得自己在调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
秋娘从前也不会想到,原来躺着的时候,自己的两只膝盖可以压在自己的肩头。
承欢之后,美娇娘整个人脸上潮红,更显得妩媚娇艳,就像鲜花被浇了水,更加鲜丽。
秋娘就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儿,吃起来自然是香甜可口,但小秦大人抱着怀中的美娇娘,欲言又止,心中却是埋怨起公主,心想若不是她的话,自己白天在衙门里潇洒自在,晚上回来又可以夜夜开车,如此幸福的日子,竟然才几天就要戛然而止。
“我和顾大哥要出京一趟。”秦逍知道这事儿终是要说,还是开了口。
“出京?”秋娘立刻抬头,一双明眸看着秦逍:“去哪里?”
“江南。”秦逍道:“我和顾大哥都是刚刚上任不久,所以要去江南巡案,这是衙门里的规矩,不过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
他自然不能告诉秋娘自己失去江南办案,否则秋娘必然会担心。
秦逍很享受这些日子两情相悦的时光,秋娘又何尝不享受?
搂着秦逍的脖子,白蟒般雪白的大腿搁在秦逍身上,依依不舍:“那你要快些回来,我一个…..一个人在家里害怕!”知道这既然是衙门的规矩,秦逍自然也推脱不了。
“放心,去了江南做个样子就会回来。”秦逍轻抚秋娘光滑玉背,柔声道:“家里现在有了护院,不会有人再敢闯进来。”
秋娘知道秦逍找来一群人护院,终究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
“什么时候走?”秋娘问道。
“定好后天一早。”秦逍也有些舍不得,低声在秋娘耳边道:“离京之前,咱们还有两晚上。”
秋娘俏脸更是潮红,秦逍继续道:“我准备在离京之前,用两个晚上的时间,教你一招绝技。”
“绝技?”
“这绝技十分奇妙,就像法术。”秦逍很认真道:“可以让坚硬的东西变得柔软,也可以让柔软的东西很快变得坚硬,你要不要学?”
秋娘疑惑道:“还有这样的法术?”
秦逍看着秋娘粉润的嘴唇,轻嗯一声,凑近耳边,低声道:“这法术很神奇,我现在教你如何掌握其中的技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