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第1241章 引君入甕閲讀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半空的二人中,一个是身着紫色蟒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此人面色严肃,目光给人一种极为阴翳的感觉。
另外那位,是一个身形极为魁梧的老翁,这老翁面容黑得跟锅底一样,头上还有两根弯曲的鹿角。
二人刚刚来到此地不久,在他们踏上这块大陆碎片之前,就看到了正一步步缓慢向外走出来的北河,所以驻足在原地看了半响都没有妄动。
两人总觉得,前方的那块大陆碎片上有什么凶险,所以迟迟都没有动作,这一点从北河走出来无比缓慢,并且看起来还有一丝紧张,就能推测一二。
所以两人决定,等北河走出来后,将他给抓住好好盘问一番。
随着北河的逐渐靠近,那身着蟒袍的中年男子目光中有些疑惑,他总觉得北河有些眼熟。
“呼啦!”
只就在北河看到他们刹那,只见他陡然转身,向着来时方向激射而去,速度一改之前宛如龟爬,眨眼就消失在了混沌之气中。
见状,只听那脸色黑得宛如锅底的老翁一声冷哼,“哼!想走!”
话音落下后,此人抬起手来,对着前方的北河遥遥一抓。
“咔咔咔!”
霎时,北河就感受到周身一紧,他的身形被禁锢在半空,难以动弹丝毫。他虽然实力不弱,但是跟天尊境修士比起来,依然是翻不起风浪的小杂鱼。
好在关键时刻,一股空间风暴刚好席卷而至,从他和那老者之间刮过。这股空间风暴,轻易就将禁锢在北河身上的那股束缚力,给冲击得七零八落。
霎时,北河只觉得身躯微微一松。于是他运转魔功,猛然一震。
“轰”的一声,他的身形陡然将那股禁锢给震碎,而后脚步一跺,在地面上踏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借力之下他的身形弹射了出去,这一次眨眼就消失在了后方那两个天尊境修士的眼中。
“走吧,去看看!”
只听身着蟒袍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可是老翁却有些顾忌的样子,“伏因氏就是在此地失去联系的,这地方说不定有什么问题。”
“那小辈都能乱窜,能有什么问题。”中年男子撇了撇嘴,满是不屑。
而一想到之前的北河,只是出来的时候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给阻挡,老翁也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就向着前方的大陆碎片掠去。
因为北河的原因,所以两人的速度并不慢,打算先将北河给抓住,然后就能从北河的口中,得到一些有关于眼下这块大陆碎片的信息。
以两人的速度,很快就看到了前方疾驰的北河,这时的北河,还驻足停了下来。
不过很快二人的注意力,就被北河前方的一座九宫格阵法给吸引。在九宫格阵法内,还有七道人影盘膝而坐着。
“这是……”
见此一幕,二人当即惊得不轻。
不过当他们看到在前方的九宫格阵法中,有一个身形魁梧的女子后,心中又微微一沉,他们认出了此人正是和他们失去了联系的伏因氏。
不止如此,他们还看到了在九宫格阵法中,有一只巨大的蝴蝶,此兽赫然是五百年前那只灵虫母体。
二人万万想不到,那只来自古虫界面,遭受了重伤的灵虫母体,数百年来竟然被困在这地方。
以两人的修为,一眼就看清了眼前情形,并且心中还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若是他们没有猜错的话,前方的那几人应该都是被困在九宫格阵法中的。
而能一次性将七位天尊境修士给困住,足以见得这座阵法有多么强悍。
一时间二人暗道,莫非布置此地的,是天道境修士不成。
这个念头蹦出来后,他们心中生出了浓郁的警惕,七位天尊境修士都被困住了,必然是有原因的,他们二人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也会被困在其中。
但是他们又实在想不到,会发生什么,使得他们踏入前方的阵法。
仅仅是呼吸间的功夫,两人的心中就有诸多的念头转过,不愧是两个天尊境的存在。
“伏因氏,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只听那黑面老翁向着前方九宫格阵法中身着铁甲的女子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虽然无法传入九宫格阵法,但是通过唇语,被困在阵法中的这几人,也听出了他的意思。
只见被称为伏因氏的铁甲女子,苦笑着摇了摇头,并向着两人扬了扬下巴,示意他们看向身后。
二人不解之下,具是回头向着身后看去。
下一息,即便是以二人的修为,他们也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在他们的身后的大片空间,不知何时全部坍塌。一浪一浪的空间波纹蠕动,仿佛随时都会将他们吞噬。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该死!”
身着蟒袍的中年男子一声暗骂,脸色也骤然变得铁青。
两人仿佛同时想到了什么,唰的一下抬头,看向了九宫格阵法前方的一个人影。此人不是北河还能是谁。
就在这两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之际,北河早已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了出来,并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他的动作落下,半空一道圆形的空间之门浮现,从中散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波动。
北河身形一动,就要踏入其中。
中年男子还有黑面老翁一根指头就能够碾死他,而且这两人还在他的正前方,虽然因为空间坍塌而无法后退,但是二人要向着他掠来,还是极为容易的,所以他唯一能够逃走的希望,就是重新踏入下方的那间石室。
此地的空间坍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这两人向着九宫格阵法推。而只要这两人被逼迫到九宫格阵法中,他就可以出来,并立刻遁走了。
不过那个时候,九宫格阵法也将彻底的启动,被困的九位天尊,或许会成为祭品而陨落,使得那位天道境修士苏醒。
当然,也有可能是九位天尊境修士联手之下脱困而出。
相比较起来,北河还是希望这九人成为祭品。因为九位天尊境修士脱困,他绝对死路一条,那位天道境修士苏醒,他反而还有一丝活着的希望。
“阻止他!”
要看他就要踏入空间之门,在阵法中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出声。
北河竟然能够操控此地的阵法,这让他们看到了脱困的希望。
虽然眼下又来了两个同阶修士,只要这二人落入九宫格阵法,他们九人联手之下,破阵的希望起码有一半之多。但若是能将北河给抓住,从他身上找到破阵的契机,就不需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了。
中年男子还有老翁的反应何其之快,几乎是在众人话音落下的瞬间,二人就同时出手了。
老翁遥遥向着北河一个指点,北河周身的空间在咔咔声中再次被凝固。
“哼!”
至于中年男子,只听此人一声冷哼。
这一声冷哼宛如一道惊雷,在北河的脑海中炸响。同时北河只觉得五雷轰顶一般,脑海中除了那一道惊雷声,就连意识都仿佛要失去了。他戴在头上的金魂圈,先是金光骤然大亮,但呼吸间的功夫后,此物就嘭的一声爆开了,化作了残渣。这件能够抵御神魂和神识攻击的法器,在天尊境修士出手之下,可谓不堪一击。
这还是中年男子出手有所保留的情况下,不然北河的头颅都会直接炸开。
北河意识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他多半会落入那二人的掌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意识终于逐渐的清醒,这时的他,脑海中只有一片嗡鸣声,以及一股浓郁的眩晕感。
好在随着他意识不断清醒,那种眩晕感以及脑海中的嗡鸣也在逐渐黯然。
最终北河甩了甩沉重的头颅,他眼前的画面开始清晰,而后他就看到那中年男子还有黑面老翁,此刻嘴角具是含着鲜血,他们的后背衣衫破损不堪,气息也颇为虚浮。
二人的脸色无比难看,不止如此,他们仿佛还在不受控制的,一步步向着九宫格阵法迈步而行。
这是因为,他们身后的空间坍塌,正在向着他们挤压而来。
眼下两人终于明白,为何九宫格中的那些天尊境修士,会全都乖乖的踏入阵法中了,这完全就是身不由己。
北河也反应过来,看来应该是空间坍塌将这两人挤压,所以导致这两人没有精力继续对他施法。因为这一刻不但是他脑海中的嗡鸣消失,就连周身的空间禁锢也不见了。
另外让他惊喜的是,他面前的空间之门,此刻只是暗淡了不少,并未消散。看来他刚才脑海中的天雷炸响,导致他失去意识的时间并不长,或许只有几个呼吸的功夫。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身形一动,就要踏入空间之门。
眼下那两个天尊境修士,正在被空间坍塌给顶着走。而这两人谁都不愿意顺着空间坍塌踏入九宫格阵法,所以没有选择向前掠去,而是在想方设法跟后方不断推动的空间坍塌做着对抗。
而这,就恰好给了北河机会。
他的动作奇快,一闪就踏入了空间之门。
不止如此,在踏入此门后,他看向中年男子还有黑面老翁,表面看似惊惧,但是在眼神的深处,却有一抹诡异的笑容。
作为天尊境修士,北河的任何微妙神情,自然都逃不过这两人的法眼。
“跟着他走!”
只见在阵法中的洪轩龙,看向二人开口道,他的眼神中还有一丝明显的焦急。
在他看来,或许跟上北河的脚步,也有破开阵法的希望。
若是在通常情况下,中年男子二人就会毫不犹豫的踏入那道空间之门。但是一想到之前北河惊惧神情之下,那一抹隐藏得极好诡异笑容,这让两人心中都生出了一丝顾忌。
而就在此刻,半空的空间之门开始逐渐变得暗淡,有着就要消失的征兆。
见此,黑面老翁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随着他的口决声,那道以精血凝聚出来的空间之门,周围的空间再次凝结,使得此门也被定在了半空。区区无尘期修士,岂能逃出他们的手掌。
空间之门被禁锢,他们就有了思考的时间,是不是要踏入其中了。
“此乃血祭阵法,二位若是跟我等一样被困入此地的话,很有可能会让阵法启动,从而让一位天道境的存在苏醒。跟上那小子,有很大的机会将此阵给瓦解。”只听洪轩龙道。
闻言,中年男子还有黑面老翁神色一变,天道境修士,这种人可是参悟了天地法则,绝对的至高无上。
这时他们看向北河打开的那道空间之门,眼中有着思索之色浮现。
“波!”
只是就在他们心中思量着,是不是要以身犯险踏入其中之际,但听一道轻响传来。
被黑面老翁凝固在半空的空间之门,宛如气泡一样爆开了。
见此一幕,不但是二人脸色一沉,就连阵法中的洪轩龙等人,也对中年男子还有那老翁的优柔寡断感到恼怒。
紧接着他们又摇了摇头,现在看来只有等那两人也踏入九宫格阵法,然后九位天尊境修士联手,来尝试一下能否破开此阵了。
此地的阵法虽然是天道境修士布置,但是因为落入混沌之初,所以阵法本身有了损坏,这就给了他们机会。
“不用白费力气了,还不如跟我等一样,直接踏入此地。”
眼看中年男子还有黑面老翁,依旧在抵抗着身后空间坍塌的挤压,二人甚至还在尝试着寻找出路,只听被二人称为伏因氏的铁甲女子道。
被困在阵法中的所有人,在落入九宫格中之前,都跟这二人一样,尝试着能否挣扎一番,但是最终的结果无一例外的就是,他们全都被推入了九宫格。
再看此刻的北河,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头顶消失的空间之门,内心长长的松了口气,而后缓缓收回了手掌。
之前他看到空间之门在他踏入石室后,并未被关闭,他就知道应该是那两个天尊境修士搞的鬼。
而他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尝试在石室中开启另外一道空间之门,在他的动作下,悬浮在半空的空间之门,果然溃散了。
只见这时的他脸色苍白如纸,鼻孔、双耳、嘴角都有着鲜血流淌。
这因为之前在那中年男子一声冷哼之下所致。
北河的脑海中,中年男子的冷哼声仿佛挥之不去。只因此人的声音,让他感到极为熟悉,思量间他立刻想起当年他还在南土大陆的时候,冷婉婉被接走时,曾有一位大能之辈,一指将星云结界都给撕开,并将他给重创。
现在他终于见到了当年重创他那位的庐山真面目,就是头顶身着紫色蟒袍的中年男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