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0、梓博和詩詩的甜甜故事(求月票)推薦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和萧容鱼这次不愉快的谈话结束后,第二天5月2号的下午,陈汉升吻别了小女儿陈子佩,又和母亲梁美娟叮嘱几句,准备搭乘私人飞机回国。
萧容鱼并没有出门相送,她静静的站在卧室窗前,看着陈汉升的小轿车越来越远,思考着过两天收到身份证以后,自己应该如何处理······
直接离开的话,陈子佩怎么办?
陈汉升好像留下了一个“不负责任”的局面给小鱼儿,他自己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点负罪感。
在飞机上度过了十几个小时,又因为中国时差比美国快十几个小时,所以到了建邺已经是国内时间5月4号的晚上了。
接机的只有王梓博,这次陈汉升回国没敢告诉太多的人,因为他现在就是“过街老鼠”,“幼楚党”和“小鱼党”人人喊打的那种。
也就是这个相处快二十年的死党,仍然不离不弃。
不过陈汉升并没有“过街老鼠”的自觉性,仍然嚣张的带着个超大墨镜,嘴里叼着根牙签,估计是下飞机前正在吃水果,就这样一路咬着牙签走出机场。
“鸡脖哥!”
陈汉升一眼就看到了王梓博,死党本来就比较壮实,淳朴黝黑的面庞看上去更显老成,气质上真是越来越稳重了。
“你别乱叫。”
王梓博扭扭屁股,因为这一声“鸡脖哥”,周围好几个人都看向自己了。
“哎呀,我勒个擦!”
陈汉升看到王梓博还嫌弃自己了,很不爽的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逼问道:“快说,你有没有想英俊哥。”
“想你个大头鬼啊!”
王梓博一边撅着腚挣脱,一边骂着陈汉升:“你个狗东西快放手,不然我要捶你了······”
“你碰我一下试试,那我马上告诉边诗诗,你已经不是处男了。”
陈汉升丝毫不惧,反而威胁发小。
两人一直闹到停车场,王梓博还是那辆二手别克,不过被保养的很好,看起来比当初还要新一点。
“小陈。”
上了车以后,王梓博问着陈汉升:“咱们先去沈幼楚那里看看小小鱼儿?”
王梓博知道陈汉升很想大女儿,所以就这样提议。
“今晚先不去了吧。”
不过陈汉升想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陈岚汇报丈母娘也在那边呢,乍见之下我担心她给我一巴掌,还是留两天缓冲的时间吧。”
“也不能怪吕姨生气。”
王梓博和陈汉升说话自然不用藏着掖着,尤其“换孩子”这事真的很过分,所以他絮絮叨叨的啰嗦道:“当时两个宝宝才6个多月,你怎么就让她们离开自己的母亲呢,我知道你想解决沈幼楚和小鱼儿的问题,但是这样未免太残忍了······”
“行了行了。”
陈汉升听得很不耐烦:“要不你教我个办法,怎么样让她们循序渐进的彼此接受?”
“我想不出来。”
王梓博很干脆的回答:“但是我觉得不妥。”
“切!”
陈汉升冷哼一声:“想不到活佛竟在我身边,你离老子远一点,免得沾上一身舍利子的味道。”
“舍利子那是和尚才有的。”
王梓博被嘲讽也不生气,嘀嘀咕咕的小声反驳:“我又不吃素,哪里会有舍利子,再说了就算一直吃素,也不一定会有舍利子的······”
“你他妈的。”
陈汉升先是无奈,后来也忍不住扑哧一笑。
一般情况下,非常好的朋友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相似型,比如说萧容鱼和边诗诗,两人都是甜美活泼的性格,也同样喜欢吃甜食;
还有一类是互补型,比如说沈幼楚和胡林语,沈幼楚娇憨温柔,胡书记凶悍还有些鲁莽。
陈汉升和王梓博也属于互补型,尤其两人还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陈汉升嚣张跋扈的狗脾气,王梓博适应了这么多年以后,现在也只是觉得“还好”。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1040、梓博和詩詩的甜甜故事(求月票)
“先找个地方吃点烤串吧,吹吹牛逼。”
下了机场高速后,陈汉升看着繁华热闹的建邺市中心说道。
美国那边想找个地方吃宵夜真是困难,市区除了酒吧,商场旅馆早早的关门了。
至于郊区那些地方,陈汉升不带保镖,又不能熟练使用AK47的情况下,去了也是给人家送温暖。
还是国内好,至少对陈汉升这种人来说,国内要舒适的多。
王梓博开到仙宁大学城一家烧烤店,5月初的时候气候最宜人,门口坐满了年轻的大学生,一个个脸上带着青春的笑容,吃着油滋滋的烤肉,谈着宿舍里的故事,骂着傻逼逼的学校领导,憧憬着自己的未来······
星光灼灼,晚风杳杳,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和舒适。
所以王梓博点菜的时候,陈汉升打给了金洋明:“小金现在有空吗,我人在中国,刚下飞机,出来吹会牛逼。”
金洋明听到召唤很快就到了,他和王梓博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打个招呼后就给了陈汉升一个热烈的拥抱:“四哥,你真不愧是咱们宿舍的牌面,我们其他五个人都没结婚呢,你孩子都有两个了,而且母亲还分别是两个学校的校花······”
“好好好······”
陈汉升赶紧打断:“小金你私底下崇拜一下就行了,这种事不适合公开宣传。”
其实建邺还有另一个室友李圳南,但是李圳南的性格稍微有些古板,估计很难理解这些操作,所以陈汉升这次叙旧就没叫他。
至于金洋明为啥知道陈汉升的事情,因为他是冬儿的男朋友啊,而且今年1月1号跨年夜那天,小金也是过去和“幼楚党”一起度过的。
放宽一点标准的话,小金应该属于“幼楚党”的预备党员,他啥时和冬儿结婚,啥时就能转正。
等到金洋明落座后,陈汉升招招手叫着老板:“麻烦来两瓶雪花。”
陈汉升在美国憋的太久了,今晚就和王梓博整了点白酒,不过他知道金洋明的酒量,压根喝不了白的。
“啥意思嘛?”
没想到小金好像受到侮辱了,一脸的不乐意:“四哥,张卫雨都和我说了,在你们那边说‘不行你就喝点啤的吧’,其实是瞧不起人的意思。”
“你听他瞎鸡把扯。”
陈汉升笑着说道:“梓博,我们那边有这样的说法吗?”
“哪有啊。”
王梓博也没听过:“不过张卫雨以前是混社会的,可能他们的圈子流行这个,我们随意喝点不灌酒的。”
不过越是这样说,金洋明越是坚持,陈汉升估计小金现在管着两家酒吧,酒量应该有所提升,所以就想表现一下。
“既然金总开口了,那就喝点吧。”
陈汉升亲自给小金倒了一杯清澈的白酒,接下来三个人就轻松的闲聊起来。
金洋明吹嘘筹办第二家清吧的时候,自己摆平了多少关系,下一步就准备进军1912酒吧街了,成为建邺地下皇帝的那一天指日可待。
王梓博谈着国内的电脑软件市场趋于饱和了,看着sci上面的研究方向,以后可能要步入“万物智能时代”。
陈汉升没有兴趣讨论事业,果壳电子的发展有既定计划,他只是嗦着麻辣田螺,偶尔问一下“遇见你奶茶店”的门店开在哪里。
一个小时后,陈汉升和王梓博没啥感觉,金洋明已经喝醉了,他酒量虽然有一些提升,但是还远远达不到和陈汉升推杯换盏的程度。
10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打个电话叫个司机过来,让他帮忙开车。
在车上的时候小金酒劲发作,咋咋呼呼的说着醉话,无非是“人生已经很满足了,有了事业,也有了女朋友,还有牛逼哄哄的兄弟······”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他没事吧。”
副驾驶上的王梓博扭过头,关心的问道。
陈汉升和金洋明同坐后排,他观察一下小金的状态:“没什么大问题,不能喝还他妈装逼,和读书时一模一样。”
“谁······谁说我装逼!”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40、梓博和詩詩的甜甜故事(求月票)相伴
金洋明大声说道:“我这人从不装逼,除了有时候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嚯!这是要酒后吐真言了?”
王梓博颇为兴奋,能够听到一点别人的小秘密,似乎还带着点颜色。
“不是酒后吐真言。”
陈汉升缓缓的说道:“小金那句话的意思,他刚才没管住鸡把,尿你车上了。”
“我······操!”
王梓博不顾正在行驶,急的就要开门下车,不过被陈汉升拦住了:“尿都尿了,明天让人洗一下吧,然后再换套内饰。”
“狗日的怎么这样啊,一点没酒品!”
王梓博委委屈屈的抱怨。
先把小金送回家以后,陈汉升叮嘱司机明天去更换内饰,自己拿了套衣服和王梓博打车回去了。
现在王梓博在建邺也有家了,所以他们直接来到金基唐城小区。
边诗诗听到敲门声过来打开,看见两个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男人,还有一股若有如无的尿味。
“我以为你今晚会去沈幼楚那边呢。”
边诗诗知道陈汉升今天回国,不过第一反应也是他要去找闺女。
后来吃饭时王梓博发信息汇报,诗诗同学才晓得陈汉升怕被扇耳光,准备缓两天再过去。
听上去是挺可怜的,不过想想陈汉升的所作所为,只能用“活该”来形容。
所以边诗诗一点不同情,她还单手叉腰,俏生生的指着陈汉升说道:“小鱼儿都不想搭理你了,只想远远的离开,结果你还把她孩子给抱走了,真不怕小鱼儿和沈幼楚产后抑郁吗?”
边诗诗可是湘妹子,既热情甜美的一面,也有泼辣不惧强权的一面。
“怕她们产后抑郁啊。”
陈汉升“据理力争”的反驳:“所以我又找了一个孩子给她们,这样有了情感寄托,也就不会产后抑郁了。”
“我······”
边诗诗觉得胸口一闷,哪有这种歪曲事实的辩论。
“诗诗啊,反正都已经这样了。”
陈汉升这时候又反过来劝着边诗诗:“我建议你看开一点,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别说那么多了,赶快去洗澡吧。”
王梓博推着陈汉升走进卫生间,不让他在这里胡搅蛮缠。
“有个事我问一下。”
不过陈汉升没动脚步,他神情还有些严肃:“我听梓博说,你们打算这个月20号悄悄的领证,不准备举办婚礼了?”
这个月20号正好是“520”,挑这一天领证应该是边诗诗的想法,但是不举办婚礼肯定是经过两家大人同意的。
陈汉升心知肚明原因,为了不让自己的幸福灼伤到最好的朋友,所以诗诗同学宁愿不举办这场婚礼了。
“不办啦!酒席那么麻烦,礼节那么繁琐,想想都头疼。”
边诗诗撇撇嘴,一副“因为我怕麻烦,所以才不想举办婚礼”的模样。
其实这个牺牲非常大,不过陈汉升知道边诗诗已经下定了主意,所以也没有多劝,也没有把“感谢”挂在嘴边,他直接跳过这件事,笑嘻嘻的打趣道:“那你们领证后可得抓紧啊。”
“抓紧什么?”
边诗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生宝宝啊。”
陈汉升挑挑眉毛:“我和王梓博是一起长大的,要是咱们两家孩子也能一起长大,这样多有意思啊,所以年纪最好不要很悬殊,不然玩不到一起······”
“洗你的澡吧!”
边诗诗很不好意思,她现在还和王梓博分居两室呢。
陈汉升洗澡的时候,边诗诗在客卧里铺床,王梓博在客厅里泡好一壶茶以后,慢吞吞走到客卧门口,盯着边诗诗忙碌窈窕的背影。
“你干啥?”
边诗诗注意到了,扭头问道。
“嗯······嗯······”
今晚王梓博喝酒壮了胆,忸怩一会终于说道:“其实,其实我最喜欢女儿!”
王梓博生怕被骂,说完就跑去主卧的卫生间洗澡了,留下边诗诗一个人愣了很久,然后才红着脸啐道:“不要脸,不过······”
“我也喜欢女儿呀,如果能和小小鱼儿一样可爱最好了。”
边诗诗弯着月牙儿似的眼睛,甜甜的幻想着。
······
(写一下梓博和诗诗的甜甜故事吧,求个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