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石章魚-第九百二十二章 報應讀書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幽冥怎会跟他讲这个道理,所有的怨气都集中在了张弛的身上,黄春晓率领剩下的幽冥向张弛发动全面攻击,张弛虽然应对他们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一时间被缠住也脱身不能。
张清风的手掌印在楚文熙的头顶,温和的语气却透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把通天经交给我。”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楚文熙没有理会他,双手捂住头颅,表情痛苦之极。
张清风道:“修为未到,强行夺舍,你有今日实乃咎由自取。”
楚文熙一言不发,她已经无暇顾及其他,紧闭双目在和体内秦君卿的意识苦苦决战,大敌当前,她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确切地说是秦君卿的身体,秦君卿的意识并未被她彻底清除,利用现在的机会正在进行绝地反击。
张清风摇了摇头,手掌轻轻落在了楚文熙的头顶,试图通过灵念来读取楚文熙大脑中的意识,楚文熙额头青筋一根根爆出,形容说不出的恐怖。此时她腹背受敌,一方面要对抗秦君卿意识的反噬,另一方面还要阻止张清风读取她的意识,有生以来,她从未如此辛苦过。
张清风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我实在不忍心看你活得这样辛苦,放弃吧,何必坚持,只要放弃,所有痛苦就此结束。”
秦君卿的声音在楚文熙的脑海中响起:“出去,这里不属于你!”
楚文熙从心底呐喊着,不可以,绝不可以放弃,然而内外夹击的压力让她已经无法继续支持下去了。
“放开她!”楚沧海的声音从前方响起,他并不是一个人前来,他的手中还抓着一个矮小的身体,那侏儒是曹诚光。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九百二十二章 報應鑒賞
张清风的表情先是有些嘲讽,不过马上他就变得有些错愕,因为他感应到了熟悉的灵能,这侏儒是他的亲儿子谢忠军拟态而成,他不明白为何谢忠军要拟态成这个鬼样子,但是有一点能够确定,谢忠军的性命已经掌控在楚沧海的手中。
楚文熙模糊的目光辨认出了楚沧海,她尚未搞明白状况,却突然鬼使神差般厉声喝道:“走开,我不用你管我!”
声音是她所发,可她根本没有想过说话,说话的人是秦君卿,声音也来自于秦君卿,楚文熙心下骇然,秦君卿显然已经夺去了对大脑的部分控制权。楚沧海的到来刺激到了秦君卿,这种刺激无形中增强了她对脑域的控制力,楚沧海的到来对楚文熙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清风桀桀笑道:“威胁我?”
楚沧海道:“不是威胁是命令!”
张清风道:“你想救谁?楚文熙还是秦君卿?”
楚沧海道:“人老了废话就是多,你亲儿子的性命还要不要?”
张清风道:“人老了什么都看得很淡,亲情也是如此,这小子我从未养过他一天,也没打算让他孝顺,他也未必肯孝顺我,他的死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楚沧海点了点头道:“好!”戴着手套的左手落在谢忠军的肩头,一道蓝色的电光从他的掌心蔓延出来,谢忠军的身体剧烈颤抖,颤抖之后原形毕露,恢复了又矮又胖的模样。
楚沧海的手指轻轻敲了敲谢忠军的颈环:“你再不放手,我就当着你的面炸掉他这颗脑袋。”
张清风道:“老秦的儿子果然够狠,既然如此,我就一巴掌先拍死她,我倒要看看,你我究竟谁更伤心?”他作势要拍碎秦君卿的头颅。
楚沧海大声道:“住手!”
张清风的手掌再度落在秦君卿的头顶,凝力不发,在这种状况下的博弈比拼得就是谁比谁的心肠更狠。
张清风道:“现在按照我的吩咐,放了他。”
楚沧海摇了摇头,他本想利用谢忠军来逼迫张清风就范,可张清风远比他想象中更无情,放了谢忠军就失去了和张清风讨价还价的资本。
张清风道:“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你不是一直冷血吗?”在鉴证科失踪的黄春丽此时也出现了在了周围。
张清风笑道:“来得好,今天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并做个了结。”
黄春丽道:“张清风,楚红舟当年那么爱你,因何会背叛你嫁给了向天行?”
张清风怒道:“你懂什么?”
黄春丽道:“我自然懂,楚红舟自然是爱你的,可你却没有那么爱她,是你一手将自己的女人推给了向天行。”
张清风的脸色已经变了,这件事是他藏在心中最深的秘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黄春丽的灵识之强大和自己不相上下,在他读取黄春丽秘密的同时,自身的秘密也被她所读取。
张清风咬牙冷笑,心中杀机涌动,今日他必要亲手杀掉黄春丽。
黄春丽道:“你知不知道向天行因何和我父亲交好?”
张清风道:“狼狈为奸!”
黄春丽也不反驳,轻声道:“楚红舟为向天行生下了一个女儿,后来改变了心意,她决定跟你就此断绝关系,和向天行相守一生,可是你却继续要挟她,甚至强迫她怀上身孕,楚红舟心中对你是极其怨恨的,她真正想杀的人是你!”
张清风怒吼一声,一掌拍在楚文熙的头顶,楚沧海和黄春丽同时发动攻击,楚沧海扬起右掌,一道蟒蛇般的电流向张清风射去,黄春丽双手在空中虚点。
张清风拍晕楚文熙只是用来迷惑他们,他真正的动机却是要在两人的夹击下将自己和楚文熙传送出去,在得到通天经之前,他并不想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传送门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开启,伴随着黄春丽双手挥舞,周边的场景倏然回到了昔日的神密局。
张清风看到了面色惨白的楚红舟,充满怨恨的眼神望着自己,张清风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幻象,是黄春丽利用他大脑的弱点制造出的幻象,可眼前的一切如此真实,楚红舟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双目中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红舟,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楚红舟凄然笑道:“你只爱你自己,为了你的野心你不惜毁掉一切。”
张清风大吼道:“是他毁了我的幸福……”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够毁掉你的幸福。”
张清风看到了向天行、秦春秋、白云生……昔日共同创立神密局的同伴一个个出现在他的眼前,潜意识告诉他一切都是假的,可一切又如此真实,他终于藏不住内心最隐秘的世界。
楚沧海道:“你放开她。”
张清风仍然抓住楚文熙的咽喉,因为这突然的变故,他变得非常紧张,因为紧张他的右手不由自主加力,楚文熙被他扼住咽喉,脸色已经变得青紫。
楚沧海虽然手里也有谢忠军这张牌,可是论到心狠手辣他根本无法和张清风相提并论。
张清风望着不断走近自己的楚红舟,咬了咬牙,他终于还是狠下心,冲上去一刀刺入楚红舟的胸膛,大吼道:“我当年可以杀你,现在仍然可以杀你!”楚红舟才是驻留在他内心深处的心魔。
谢忠军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有若五雷轰顶,如果眼前的场景就是当年的重现,那么他的亲生父亲实在是太狠了。
楚文熙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不顾一切地从张清风的控制下挣扎挣脱,张清风正在失魂落魄之时,居然被她成功挣脱,不过他马上又反应过来,一拳重击在楚文熙的后心。
“君卿!”楚沧海大吼道。
这一声君卿似乎将秦君卿唤醒,秦君卿在中拳之后回身一掌,其掌如刀,划向张清风的面门,张清风慌忙后仰,因为周遭的变故,他的表现有些失常,并没有成功将秦君卿的一掌躲过,秦君卿尖锐的指甲还是扫中了他的左侧眼角,眼角的皮肤被切开,鲜血直流。
张清风向后急退,眼前幻象终于全都消失殆尽,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望着不远处的几人,最终将目光锁定在黄春丽的身上,想要控制住局面首先要杀的就是黄春丽,此女竟然可以读取自己心底的秘密,利用自己的心魔制造出种种幻象。
楚沧海已经在第一时间冲到了秦君卿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抱起,秦君卿口中鲜血狂奔,将楚沧海胸膛的衣服染红,双目充满深情望着楚沧海惨然道:“你……你不是不管我了……为何要来?”
楚沧海双目赤红,含泪道:“君卿,我怎会不管你?”
秦君卿握住楚沧海的大手,颤声道:“在我心里,你永远只是你……”
楚沧海懂得,他的内心充满了悲伤,这场悲剧究竟是谁人造成?
张清风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他听到了秦君卿刚才的话,秦君卿终于从楚文熙那里成功夺回了她的躯体,可是楚文熙呢?楚文熙去了什么地方?
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得意的笑脸,张清风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右手捂住心口,感觉心跳的节奏正在发生改变,没有人可以控制自己!可一个声音从心底响起。
“我实在不忍心看你活得这样辛苦,放弃吧,何必坚持,只要放弃,所有痛苦就此结束。”
这恰恰是张清风刚才对楚文熙所说的话,想不到这么快就用在了他的身上。
张清风大吼道:“出去,出去!”
周围几人看到张清风如此模样,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张清风疯狂挥舞着双臂,试图将楚文熙从体内驱赶出去。
忽然他扬起手反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声音变得尖利:“知不知道我最讨厌就是你这张嘴脸。”捂着面孔又道:“贱人!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那你就试试看,看看是你先死还是我先死!”
张清风自言自语状若疯魔,看起来滑稽可笑,可周围众人无一人笑他,反而从心底感到诡异和莫名的恐惧。
张清风接连给了自己三记耳光,双颊被打得高高肿起,怒视众人道:“我先杀了你们!”话音未落,瞬间已经来到了黄春丽的面前一刀向黄春丽的脖子砍去。
张清风虽然精神有些错乱,可出手还是凌厉至极,看来体内的两种意识在杀掉黄春丽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黄春丽一直提防他出手,可张清风出手的速度还是超出了她的想像,她虽然灵识强大,但是在武力方面和张清风相距甚远,这么近的距离她没能力从张清风的攻击下全身而退。
关键时刻突然听到张弛的声音响起:“接着!”
张清风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他飞了过来,定睛一看却是谢忠军被张弛抓住后丢了过来。
张清风心中产生的第一个念头是我儿子,可马上杀机涌现,杀了他!
不可以,是我儿子!
畜生,杀了他!
两种不同的念头在大脑中迅速转换着,张清风一刀向谢忠军插了过去,刀尖即将触及谢忠军身体的时候,强行将握刀的手收了回来,左手一掌排在了谢忠军的身体上,谢忠军被打得滚落在了地上,事实上已经在鬼门关上一个轮回。
张弛手握龙鳞刀威风凛凛地站在张清风的对面,大声道:“大家全都让开,我来跟他做个了断。”
张清风望着张弛道:“你……你不认得我了?你……”
张弛看到张清风的脸上青黑色的血管丛生,双目的眼白也滋生了不少的黑色脉络,暗叫不妙,张清风什么时候感染了病毒,很快发现了张清风眼角的伤痕,那道伤痕是秦君卿给他留下的,看来是秦君卿的指甲上沾染了幽冥的血液或体液之类,在她挣扎反击的时候,抓伤了张清风的面部,最终导致了张清风被感染。
张清风此时也意识到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张开五指看到上面沾染得全都是黑色的血迹。
和他公用身体的楚文熙也看到了手掌上的血迹,心中骇然,她弃去身体,选择秦君卿进行夺舍,就是因为黄春晓的身体被感染,本以为摆脱那具肉身就能彻底摆脱幽冥的纠缠,想不到兜了个圈子又回到了原地。她心中的无奈多过于悲哀,难道这就是命。
张清风咬牙切齿道:“贱人害我!”说完又道:“这就是你的报应!”
张弛手中的龙鳞刀腾!地燃烧了起来,长刀拖地,围绕张清风迅速疾走,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圈形成,圆圈熊熊燃烧,将他们两人包围在中心的同时也将其他人隔离开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