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千秋不死人 起點-第七百一十九章 攜聖賢以令世家鑒賞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自古以来权力都是更迭,一旦尝过权利的味道,没有人会放弃。就算子辛也同样不行。”虞七看向妲己:“子辛之所以将权利分与你我,乃是因为大势所迫,为魔祖所逼。不得已而为之而已。”
“现如今子辛自废武功,魔祖对其失去兴趣,盯上了活佛,子辛的心思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帝王心性,永远都是飘忽莫测,不可琢磨。你要记住,帝王永远都不可信。”虞七接过那法旨:“张贴出去,传遍八百诸侯,通告大小所有权贵。”
“只怕世家会给你找麻烦,要是所有世家一道将奴隶扫地出门,所有奴隶被饿死,你的罪过可就大了。”妲己看向虞七。
虞七摇了摇头:“先天神圣的力量,你永远都不会了解。”
好看的都市异能 千秋不死人-第七百一十九章 攜聖賢以令世家讀書
说完话只见虞七一步迈出,消失在了大内深宫:“你替我将法令通传出去,接下来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西岐
岐山大殿
姬发静静的看着远处风景,目光内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一道微风缭绕划过群山,在姬发的身边显出虞七的身形。
“你来了?”姬发道了句。
“你知道我要来?”虞七诧异的看着姬发。他心中奇怪,以他的神通法力,姬发根本就不可能察觉到他的踪迹。
“你闹出这般大动静,想要收尾还需借我之手。”姬发笑眯眯的道:“你可能忘了,我曾经是天地间最为伟大的帝王,什么事情不能看到?”
“你是真的好魄力,我本以为你会慢慢温水煮青蛙,可谁知你既然大刀阔斧直接下猛药。”姬发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虞七。
虞七笑了:“我也没办法,时不待我。”
“你今日来西岐的目的,叫我猜一猜。”姬发一双眼睛看着虞七:“你是不是想要叫我竖起大旗,陪你演一出戏?”
“阁下果然智慧过人,只是不知阁下愿不愿意陪我演这出戏。”虞七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姬发。
“我有什么好处?”姬发看向虞七。
虞七闻言沉默,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形态。
姬发闻言一愣,随即轻轻一笑:“成交。”
“不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你那废除奴隶法的条令一旦传下,即便天下世家因为一百零八门徒的事情捏着鼻子认了,但也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给你惹出麻烦。”姬发笑着道了句。
“我知道药无双有江山社稷图”虞七看向茫茫大荒。
“但药无双未必肯借给你”姬发道了句。
“我拳头大。”虞七犹自不紧不慢说着话,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大荒。
妖族领地
药无双正在修炼
忽然眼前虚空一阵变换,却见一道人影出现在眼前,惊得药无双眯起眼睛:“虞七!你来我妖族作甚?”
“借江山社稷图一用”虞七也不客气,直接道明了来意。
“你休想。”药无双冷冷的呵斥一声:“你就算打死我,我也绝不会将……”
“借!借!借给你!”药无双看到了卡在脖子上诛仙剑,不由得身躯一颤,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
虞七的修为有多强?
那诛仙剑是如何出现在他脖子上的,他竟然毫无感应。
最关键的是,诛仙剑内那深入元神深处的杀机告诉他,就算他已经证就长生果位,修得不死不灭法体,一旦被诛仙剑砍下脑袋,也绝对会遭受重创。
江山社稷图自药无双手中滑落,被虞七拿在手中,上下打量一番后看向药无双:“如何催动?”
“江山社稷图乃是女娲娘娘的宝物,唯有获得女娲娘娘认可,才能催动江山社稷图。”药无双看向虞七,眼神里露出一抹幸灾乐祸。江山社稷图我是给你了,但能不能获得女娲娘娘认可,还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你一个人类,也想要获得女娲娘娘的江山社稷图使用权,开玩笑呢?
虞七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着手中江山社稷图,下一刻体内法则交织,一万道神祗法则化作天意,灌入了江山社稷图内。
然后下一刻江山社稷图震动,一股玄妙刚感觉涌入了虞七的心头:“果然,天意如刀是无所不能的,我竟然可以短暂获得江山社稷图的第二使用权。”
虞七不知道的是,就在其天意如刀进入江山社稷图的那一刻,江山社稷图内一道古老沧桑的意志缓缓苏醒,一道堪称是恐怖的念头刹那间划过江山社稷图,然后又转瞬即逝隐匿无踪。
“咦,好奇怪的力量!”声音古老沧桑,似乎跨越时空而来:“这股力量竟然如此至高无上,其内有颠倒乾坤号令法则的意志,好奇妙的力量。我若能参悟此力量,必定可以超脱而出,又何必捆束在此,不断历经诸般劫数?”
虞七拿起江山社稷图,在药无双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消失在了天边。
“江山社稷图借你可你,但你要什么时候还给我啊?”看着虞七消失在了天边的背影,药无双忍不住扯起脖子吼了一嗓子。
“用过之后,即刻奉还。”虞七声音消失在天际,留下药无双站在原地看着虞七离去的方向不断发呆。
“虞七修为究竟达到了何等地步,我已经在人神大道上走了不远的距离,本以为可以与虞七决一高下雌雄,再不济也可与之争锋。可谁曾想到,这厮的修为竟然增益至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简直是耸人听闻,我竟然在其手下走不过一招,就连江山社稷图都不曾来得及护体。”药无双的声音里充满了怅然:“我终于知道,为何女娲娘娘将红绣球、江山社稷图、招妖幡等宝物随手赐予我。原来在这等存在眼中,法宝也不过是一件随时可以抛弃的武器罢了。”
被虞七给一招打醒,此时的药无双忽然警觉,自己实在是太过于依赖诸般宝物了。
不论江山社稷图也好,还是招妖幡也罢,都只是外物罢了。当这些宝物被人夺走,亦或者是在争斗中损毁,自己就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罢了。
“虞七的修为……怕是已经达到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他胆敢一心推行变法,一意孤行的与天下抗衡,必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牌。现在各大世家之所以不出手,就是未曾试探出虞七的底细。否则一旦虞七的深浅被众人知道,那就是他的死期。”白泽出现在了药无双的身后:“现在可是难得联合天下强者将虞七置于死地的最佳时机,公子要不要去联系人族强者尝试一番?”
看着人族神州大地,药无双眼神里露出一抹留恋:“虞七不死,我等此生终难出头。可想要弄死虞七,又谈何容易?”
说到这里,药无双看向白泽:“老祖觉得,咱们合力弄死虞七的概率有多大?”
“公子心动了”白泽忽然转过身,一双眼睛看着药无双,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与其想着除掉虞七,公子为何不想着壮大自己,在修为上压过他?”
“虞七的天资,老祖又不是没有看到,想要在修为上压过虞七,近乎不可能。虞七的天资,遍数古今唯有教祖张道陵可以比肩。”药无双叹了一口气。
“依我看,想要弄死虞七,根本就不现实。要知道,虞七也不是没有盟友的。道门圣人的态度已经很清楚,至于说儒门的态度,虞七暗算了一百零八门徒,也不见孔圣在法界有任何动作,可见孔圣也已经有了表态。”白泽看向远方:“人族有四位圣人已经支持虞七,再加上不知深浅的教祖,还有态度暧昧的活佛。”
“想要杀死虞七,难度可不是一星半点。”白泽摇了摇头:“静观其变吧,现如今天下各大世家,都是自当年逐鹿之战活下来的存在,哪一家不是底蕴深厚藏匿底牌?我听人说,西岐哪位乃是当年的逐鹿大战轩辕大帝转世,只怕天下世家会暗中投靠西岐,推出姬发与虞七打擂台。”
“姬发不是傻子,他虽然是曾经太古哪位威压乾坤的天帝,但与此时的虞七比起来,相差太远。虽有天眼护持,但天道毕竟尚未降临,想要借天道之力抗衡虞七,还差了一点。”白泽不断分析。
人族
一纸法令,人族哗然,天下各大世家沸腾。
然后同一日,无数奴仆被赶了出来,被大小权贵赶出了家门,成为了大街上无处可去的孤魂野鬼。
难啊!
这群奴隶也难。
一辈子都仰仗主家,靠着主家赐予一口吃的活下去,现在忽然被人赶出来,吃喝没有着落,双目满是茫然的行走在街上。
但是却没有一个奴隶会趴在地上,恳请自主家将自己给重新收纳回去。
终究是有智慧的生命,整日里被人当成牛马一样的待遇,当成货物一样,生杀大权予取予夺,这种终日里惶惶不安的滋味,谁都不愿意去尝试。
众人之所以迷茫,不过是环境变换,一时间无所适从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