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新書 ptt-第227章 起立看書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出不由里门,面大道者,名曰第,亦有甲乙之分。
甲第,就是常安城里的大豪斯。
它们主要分布在寿成室东阙尚冠里、北阙戚里两处,这两个里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紧邻皇宫,空间上的远近,也意味着与权力中心的距离。
能在寸土寸金的常安城里住上这种房子的人,不是高门贵姓,就是三公九卿。
前几年还是小小土豪的第五氏也跻身其中,王莽所赐甲第在戚里,出了北阙玄武门便能看见。不复城内平民小家小户的拥挤,而是当衢向術,当街辟门,面向大道,屋宇宽敞,门第高大,容马车通过。
虽然出入不必经由里门,但第五伦发现,这儿守着不少人,还都是生面孔,显然不是自家私兵。
“常安近来连城中都盗贼频发,天子特地让五威中城将军派了百多人来护卫。”早就等在宫外的第四咸如此告诉第五伦。
保护?第五伦却只想起当初在常安时听到的都市传闻:刘邦在淮阴侯韩信死后,使人拜萧何为相国,益封五千户,赐甲第,令卒五百人作为相国亲卫,帮他看家。时人皆贺,唯独东陵侯邵平却给萧何吊丧,说:“祸自此始矣。”
这种保护,其实是提防和不信任的标志,看着家眷,使你不敢妄动。不过倒也并非第五伦专属的待遇,同在戚里的大司空王邑、太师王匡、大司徒王寻等亦如此。
第五伦没有表露任何情绪,径直走到门口,看到了这一家昔日的旧阀阅。
汉时两百余载,这里不知住过多少达官贵人,只是其兴也勃然,其亡也忽然,除了被马车轮子轧得凹陷下去的车辙,以及屋顶上修葺后又新又旧的石兽,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
看门的北军士卒纷纷让行,第五伦道了一声辛苦,笑着令人给他们置酒奉食,再往里走,则是外院廊庑,厢耳、廊庑、院门、围墙等周绕联络而成一院,为大第室。
身居此地,足以庭扣钟磬,堂抚琴瑟,可那位过去羡慕高门阀阅,口口声声要让第五氏过上“钟鸣鼎食”之家的老家伙,如今却毁了此处的富贵气。
第五伦才进门,就听到了斗狗汪汪乱吠的声音。
“黑,咬它!”
再往前走,却见一位须发尚未全白的魁梧老人,正与一个身着锦绣,头戴远游冠的君侯并肩而立。而他们面前的圆场里,有一黑一白两条斗狗正在厮杀
老头正是第五霸,却见他双手插着腰,身子稍稍前倾,恨不得以身代之。
黑狗拴着皮项圈,而那白狗脖颈上戴的,居然是金项圈!
不过白狗却被黑狗撵得满地乱跑,最终狼狈地夹着尾巴败下阵来。
那君侯则锤手惋惜:“我这斗犬,可是数年前从中山重金买来的,令其食牛肉,佩金圈,不料还是第五公的狗技高一筹!”
第五霸别提多高兴了,哈哈大笑:“邛成侯,我这老犬,只是家中随便养的。”
原来中年人就是王隆的叔父,邛成侯王元,他表示愿赌服输:”这金项圈,就归第五公所有了。”
此时仆从禀报说第五伦来了,邛成侯回过头看到第五伦,忙朝他作揖。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新書笔趣-第227章 起立展示
“是维新公归来了!”
“走狗”和斗鸡一样,乃是汉朝贵族消遣娱乐之一,汉武帝就颇爱此道,在上林苑建立“犬台宫”,文武百官定期观赏“斗狗之戏。常安的好斗犬,可不是看家护院或杀了吃肉的菜犬能比的,一犬至值数十匹布,名犬率具缨,值钱数万,跟匹马差不多。
第五伦知道,大父年轻时候也是个轻侠少年,斗鸡走犬一样不少,可老来后专注于家族产业,很久没玩了,宁可将养狗的钱用来养人。不想入了常安,也堕落了啊。
他朝第五霸见礼,老人家得了孙儿归来,高兴归高兴,但第五伦问他在城里住的可舒坦时,第五霸亦有些忍不住骂道。
“这屋舍,太小了。”
他指着天井道:“看,连天都这么小!”
第五伦心里好笑,也是,他们家的坞院,可比这大多了,那以后,就给你换个更大的?
第五霸却看向第五伦,似乎意有所指:“外头守着兵卒,还轻易不让出门,也不方便像乡下一般大声说话,怕吵到邻居。只能听着隔壁市坊的热闹心痒痒。老夫浑身不自在,亏得邛成侯常来陪我说话,斗鸡走犬聊以**。”
王元忙道:“吾家就在邻近之处,在长陵时我邻居,进了城亦然。第五公,这常安城里的甲第,虽只是占地一亩的屋子,可比列尉郡占地一顷的园林园囿还要金贵!”
数年前,第五伦去长平馆做客,第五霸还觉得荣幸自豪不同,如今两家主客关系已经翻转,第五伦颇受重用,王元一家反而要对第五霸毕恭毕敬。
第五伦与王元寒暄了几句,问道他的好朋友隗嚣时,王元道:“隗季孟身为七公干事,回陇右替陛下征兵去了,说不定这一次,还会在维新公麾下做事。”
王元今日是故意等在这的,他说到此处压低了声音:“维新公,这一趟君与大司空南下平叛……
“今日勿谈国事。”第五伦不肯言说,但不住地摇头,却已经暴露了暗藏的意思:这场仗,很玄啊,你们还是各自做好准备吧。
第五伦的态度,只需要几天就能被王元传递给列尉的各家豪右,得让他们人人自危才行。
关中的大豪强们,谁不是坐拥一两千徒附兵卒,他们也死死盯着南方的战局,这些人第五伦还不清楚?谁赢他们帮谁!
等邛成候王元走后,第五霸才摸着那狗子的头,利用其汪汪叫吠之声掩盖说话,低声对第五伦道:“老夫也不是闲极无聊玩物丧志,斗犬哪有自己持戟耍弄有趣,但老夫在皇帝和外头的兵卒面前,得装得老迈疲乏才行。”
他被“请”进常安城里,虽然看似都是礼遇和好事,但第五霸还是感到了局势的不对劲,也藏着一手呢。
好看的都市小說 新書 txt-第227章 起立推薦
好好,别人是在家种菜,你是斗犬以为韬晦之计。
第五霸说道:“伯鱼,你封了侯,又封了公,我家阀阅是高到顶了,老夫欢喜倒是欢喜,可我看这世道越来越乱,我七十余岁,从未见过这般多怪事……”
“大父放心,第五氏,有我。”
第五伦微微点头,听第五霸说起他进过一次宫,遂问道:“大父见到陛下了?”
第五霸有些得意洋洋:“见到了,天子还亲自下来向我敬酒。”
那一趟进皇宫是晚上,颇有些眼花缭乱,第五伦别的不记得了,但那盏中酒水的滋味,还有皇帝亲问的场景,却记忆犹新,十分荣耀,只恨被软禁于此,没法回乡里跟宗族乡亲们好好叨叨。
“大父以为,天子何许人也?”
第五霸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记着王莽没任何架子,对任何人都十分和蔼盛情,彬彬有礼,遂点头道:“是个好人。”
这词现在已经有了,意为德行端正、善良。只是这个评价,天下绝大多数人,不会同意。
“没错。”
第五伦的话语意味深长,却又带着一丝叹息:“陛下他,确实是位‘好人’!”
精品都市小说 新書 七月新番-第227章 起立熱推
……
因为北阙甲第离寿成室极近,第五伦入朝也变得很方便,他还得了王莽特别赋予的符节,可以随时入觐。
到了次日,第五伦再入宫,发现王莽的眼袋更深了,蔫蔫的,全无昨天的慷慨兴致,只怕又没睡好吧,听说王莽也是个工作狂,每日直到很晚才释卷。
但这天下,不是说你勤政就一定能治理得好的。
经过昨日的倾诉衷肠,今天王莽就不跟第五伦谈理想,而是着眼于现实,让他分析分析南方战局。
“大司空隆新公,宗室戚属,前以虎牙将军东指则反虏翟义破坏,西击则槐里逆贼靡碎,此乃新室威宝之臣也,如今将兵数十万,自洛阳南行,贼虏必败,只是……”
第五伦心里又痒痒了,决定在窦融之外,再给王邑加个挂。
他指着地图道:“自洛阳南下宛城有两条路,一为鲁阳,在西,此乃楚国鲁阳公与三晋鏖战,挥戈止日之处也。”
“二为昆阳,在东,此乃齐桓公、管仲南征楚国问罪所止之处也。”
“依臣愚见,数十万大军数量庞大,不宜聚于一处,而应分两路攻之,好使叛军左右不能相顾。”
第五伦不知道窦融得了自己书信后是何反应,更不知他能不能劝动王邑,只能指望王莽的微操能起点作用了,想来此时此刻,大司空已经抵达洛阳了罢?
王莽却不太高兴,觉得第五伦管太宽泛,只让他专注于偏师,第五伦遂大谈自己的方略。
“一旦在鸿门收拢各地丁壮兵卒,使臣之旧部为士吏、什长,稍加训练,六月初一前,大军便可开拔出征。道蓝田,走武关,袭宛下,与大司空会师。”
一个月将散乱的几万丁壮训练成军,简直是痴人说梦,除非他们个个都有大学生的高素质,但第五伦没时间了,王莽也没时间了!
“五月下旬,必须出征。”这是王莽给第五伦定的时间,仅有两旬!
这样的军队,第五伦估计,自己带到宛城,倘若王邑那边没按时到,孤军与数万绿林、汉兵交战,也是覆军杀将。
但他却在面色为难一阵后,不情不愿地应诺,还主动恳请一事。
“自古军必有监,臣想请陛下任命一人为监军!”
“卿想要谁人?”王莽又不太高兴了,哪有主动点人为监军的?第五伦果然是太年轻太毛躁。
但第五伦提的人选,却让王莽打消了最后一点疑虑。
“五威司命,统睦侯陈崇!”
陈崇若在此,只怕要被这一句吓得尿出来!
王莽转怒为喜,笑道:“为何?不是盛传,你与统睦侯有过节么?”
第五伦道:“是否有怨,伦不欲自辨,只是举贤不避亲仇,统睦侯对陛下忠心不贰,常年监察群臣诸郡,未尝有失,世人惧之。此番南征,士吏多为临时新募,伦年少德薄,只怕弹压不住,正需要一位权重名威的监军辅之。”
说了这么多,第五伦真实的想法,应该是让陈崇相互掣肘监督吧?王莽如此猜测。
早说啊!他最擅长异论相搅这一套了,否则也不会凑出廉丹、王匡这种极其般配的搭档来。
想来,去给第五伦做监军这种事,忠心耿耿的陈崇,应该不会拒绝吧!
除了监军,王莽还打算派给第五伦一个副将,最好也是跟他不太相睦,随时能将军权拿过来的。
但王莽没有立刻答应第五伦的请求,只说自己要三思,却点了第五伦随自己出宫。
“国师公病笃,只怕没几天了,维新公与他亦有渊源,且随予去府中探视。”
……
刘歆没想到,已经半年没召见自己的皇帝,居然会在得知自己病重后,忽然来访!
还带着第五伦!
俗话说,书生造反三年不成,刘歆不是搞政变的能手,一时间手忙脚乱,别说在府中暗藏甲兵提前动手,他们什么准备都没做啊,只能往榻上僵硬地一躺,心中怦然乱跳。
前汉时,皇帝就经常亲视老臣,诸如汉宣帝看望霍光、汉成帝探望翟方进,然而都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探望后还赐了牛、酒,那就是要大臣自杀的暗示。
刘龚等参与阴谋的人都已六神无主,还以为被皇帝窥知底细,倒是刘歆慢慢冷静下来,他太了解王莽了,这一趟来,或许只是……
“只是因为,陛下是好人,怜惜我这老友即将离世吧。”
于是,刘歆只在榻上闭着眼,听到外头陆续有下拜的声音,一双沉重的脚步走入寝中,后头则是稍轻些的。
王莽带着第五伦走到刘歆病榻前,第五伦也没想到两年不见,刘歆居然老成了这般模样,瘦骨嶙峋的,看上去确实是命不久矣了,又想起了扬雄,一时间竟有些心酸。
“陛下……”刘歆勉强睁开眼睛,欲起下拜,这真不是装的,而王莽立刻搀住了他,让刘歆免礼。
“子骏啊子骏。”王莽还是习惯称呼刘歆的故字,他扶着老朋友的手,能明显感受到上面已经没有二两肉,好似全是骨头,不由感慨不已。
“汝等且退下,予有话要与子骏说。”
第五伦看了一眼刘歆后,与刘龚等人退出了寝房,只剩下一对老朋友时,气氛一时安静了。
打破沉寂的是刘歆剧烈的咳嗽,王莽替他拍了拍背后,问出了自己的诱惑。
“子骏,今日来汝府中,除了想看看卿外,予还有一事相询。”
“陛下请说,老臣乘着最后一点清醒,知无不言。”刘歆颇为紧张,他在榻下藏着一把匕首,但以自己这身体,只怕连握住猛刺的力气都没有。
王莽站起身来踱步,眉头拧到一起,他昨晚确实没睡好。
“予做了一个怪梦。”
王莽叙述起自己梦里的情形,和居摄、代汉前那些编造的梦境不同,这次是真的。
“予梦见空了多年的常乐室(长乐宫)中,已经被放倒在地许久的秦时金人,忽然自己起立,其身形庞然,足高百丈,各立一方!”
仿佛一脚下来,就能将长乐未央踩成平地,导致王莽被吓醒:“而事后回想,不多不少,金人正好五个!”
“子骏,此梦何解?”
……
PS:《汉书·王莽传》:莽梦长乐宫金人五枚起立。
晚了点,明天有加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