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十五章 聖者浩劫(霧推薦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所求何处?”
座上的“人”语气欢快,拍手笑道,没有对青年先前的回答进行评价,只是微笑着又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尽管是询问的句式,然而“他”的反应相当笃定,似乎是早就知晓了会得到这样的回答……青年禁不住的苦笑着,却是觉得心中越发的没底了,只剩下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与恐惧感。
他们的队伍并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高度危险世界,譬如说像是曾经的空间主线所指向的《上古卷轴》的宇宙,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因为整个宇宙的本质,其实就是所谓的神之头之梦,哪怕是诸神都只是更上层领域的存在,于自身梦中衍生出的一个个念头,演绎出的一个个概念。
而且据说在更前一次的空间主线任务,就是《魔戒》的世界观,那个宇宙也是源自爱努的大乐章,独一之神于世界创造之前,自意念中创造了众爱努,令祂们一同放声歌唱。
世界便是众爱努合唱之乐章的结果。
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两者颇有类似之处。
只不过无论是青年自己经历过的《上古卷轴》世界,还是听说别人遭遇的《魔戒》世界大冒险,最惊险的时候也绝对没有像是他们现在这么倒霉。
因为在《上古卷轴》的世界里,神之头始终没有从睡梦之中醒来,只有梦中的那些概念们,因为意识到奥比斯是虚假的,是造物主的梦,一旦神之头醒来,那么作为梦境衍生的祂们都要消失。
所以概念化作的诸神们要逃离这种命运,奈恩位面最终的覆灭,就是因为祂们的计划。
至于《魔戒》的任务世界,则是更加简单了,貌似最终的挑战等级也就仅仅止步于魔君索伦,地图范围也就仅仅限于中洲,并没有引出什么诸神之战之类的事情……
哪有像是他们这么倒霉的,创造世界的独一之神居然真正的投来了目光,注意到了他们……不用玩得这么大吧?他们这么渺小的蝼蚁,实在不配浪费大大的脑容量啊!
要是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就绝对不会去找什么神弃之地了……
青年心中极其苦涩的这么想着,他现在的状况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看着身边的队友都还是方块人,唯独只有在前方的座位上的那个“人”才是写实的画风。
但是偏偏他又不敢多看,担心自己被动摇的理性和神智,会因此受到更加严重可怕的伤害。
忍不住再确认了一次自己才能够看见的个人页面上,系统显示出来的滞留时间,发现还是一点儿波动都没有,知道没有办法的青年终于是咬了咬牙,选择豁出去了。
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开口回答了第二个问题:
“就在……世界之中。”
眼下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了,至少这位疑似等同于创造奥比斯的阿努,创造阿尔达的一如等存在的创世大神,还没有对他们展露什么恶意敌意……
虽然说,这位大神欢快的笑声反而更让他们战栗不已就是了。
“所向何方?”
座位上的那个仿佛是宇宙运行力量具现化的人形怪异,依然是没有发表任何主观性的看法或者意见,“他”只是微笑着,再次开口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青年张了张口,觉得头皮发麻。他下意识地想要逃避不答这个问题,或者用谎言遮掩自己的真实想法,但是临到几乎脱口而出之际,又硬生生的止住了。
有什么意义吗?自然是没有的。
这位创世大神从一开始,就明确的称呼自己等人为“外来者”,并且说了从一开始,就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等人。
“……”
“……”
一阵难言的沉默。
队伍里的其他人都感到了莫大的压力,莫说是他们的灵魂了,他们根本就是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只是因为意识到了眼前的一切,所以本能的在恐惧这凌驾于一切生命之上的不可知存在。
不过万象边缘的虚空之中,座上的大神没有开口催促,只是非常耐心而又平静的在等待着,脸上依然是挂着欢快的笑意。
又是片刻之后,青年才硬着头皮,有些低沉的开口说道:“……世界之外。”
“……”
“……”
啪、啪、啪——
这一次,没有新的问题紧随而来,座上的“人”只是像鼓掌一般的轻轻拍手,轻笑着看着他们。不过这一点儿都没有让众人放松下来,反而是让他们都觉得好像是要窒息了似的。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谁都不知道,而人最为恐惧的就是未知,最为煎熬的就是在等待。
眼下正是两者的结合,周围的空气都凝固着,他们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脏的怦怦直跳,脑里一片混沌,好像末日就要来临了,恨不得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秒。
烦躁、焦急一起涌上他们的内心,一切想象中的恐怖全都挤在他们的脑中,尤其是那一下一下的拍掌声,更是使得众人感到心脏都在随着这一下一下的节奏而猛烈鼓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脏跳到了嗓子眼那里堵住了,让他们呼吸都觉得困难起来。
“虽然有些狡猾,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坦诚……”
终于,座位上的“人”放下双手,用一如之前的欢快笑声,如此笑着说道。
“只是想要得到这一切,你们首先要拥有足以匹配它的器量啊。”
没有动怒,反而像是很是欣赏的样子。
或者应该说是……饶有兴趣?
青年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但是却没有因此完全让自己的神经松懈下来,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犹豫着不知道自己等人这是不是……过关了?
“这并非是什么考验,无论你们回答什么,无论是否回答,也不管是真诚还是欺骗,对我来说都无意义……”座位上的那个“人”却是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于是平静的笑着,如此回答道。
“……”
“……”
众人尽皆沉默,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因为如果猜想没错的话,眼前的这个“人”的真身,只怕是当前的这个世界的造物主,乃是独一的、绝对的真实存在,因为整个世界都源自“他”的统一。
也就是说,无形时空和宇宙万物,皆为这一位万能创造的外显,或许都是幻象的、短暂的存在,终将归向独一的神……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全知遍照,自有永在!
——至少在当前的这个世界,应该就是这样的情况。
“他”伟大的意志就代表了一切,无论是过去的,现在的,还是未来的,也无论是一切尚未诞生,或者已经消亡的,只要是在这个宇宙之内出现的因素,就都在“他”的支配之下。
时空、因果、命运……没有什么能限制“他”。
“他”大概早已知晓一切。
所以,没有意义。
没错,一切都没有意义。
自己等人不管是回答与否,或者是真实与否,大概都不影响这位大神早已知晓一切,“他”之所以会询问这样的问题,想要看的或许只是自己等人所作出的选择,所表现出来的态度。
作为队长的青年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主动的上前一步,恭敬而又谦卑的开口说道:“神啊,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信徒,或许还做了许多你不喜欢的事,但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与他们无关……”
“队长!”
“你……”
“不行!不能够这样!”
其他正在忐忑不安的队友们,闻言都是纷纷变色,再也顾不得此刻的畏惧与担忧,同时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都别说话!听我说!”青年却是直接打断他们的话语,他相信这位大神刚刚的问题都并非是什么考验,毕竟这样超然的存在没有欺骗自己等人的理由。
但是他却也同样不觉得,这位大神会什么都不做,就是单纯叫自己等人过来看一看,瞅上一眼这么简单。
所以作为队长的他,认为自己有必要也有责任做些什么,而不是继续这样子被动下去……或许双方的差距过于悬殊,已经不是云泥之别可以形容的了,他也没有任何的资格决定什么。
但是总要主动去争取一下,而不是什么都不做。
“还是听我说吧……”
欢快的笑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正想要互相争执的队伍听到声音,心中同时咯噔了一声。
座位上的那个“人”终于有所动作,“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简简单单的动作,没有任何的气势或者威压。
“他”的身影普普通通,漆黑朴素的服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征,很难形容是属于哪个时代,哪个体系的。
甚至于如果不是视觉能够确切的捕捉到影像,听觉能够确切的捕捉到声音,那么或许还会被认为是幻觉一般的存在,因为在其他的感知之中,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证实这“人”的存在。
普普通通,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的力量,但是威能却已经超越了力量的概念。
只因一切都是未知,却理所当然的占据了这片空间的绝对中心。
“他”动了!
“他”站起来了!
“他”想要干什么?想要怎么处置我们?
恐慌在蔓延,就连刚刚硬着头皮鼓足勇气,想要铁肩担道义,为队友们扛下一切的青年,也是禁不住的本能的感觉到如坠冰窖,浑身僵硬,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着。
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也没有任何反抗对抗的念头,心中甚至就连相应的想法都生不出来。
他们甚至无法生出恐惧的情绪,因为不能思考,以至于连恐惧的时间都没有。
身体僵硬,大脑一片空白,这些只是生命体最本能的反应而已。
尤其是在这“人”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突然觉得貌似四周时空都在跌宕起伏,宛若这并不是一道单薄的人形剪影,而是整个世界的中枢,庞大的宇宙其实都在围绕着“他”而运转。
时空如同潮汐涌动,神的灵运行在渊面之上。
恍惚间有无量的光辉绽放,照耀了层层叠叠的虚空,又好像是光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切都只是此刻被允许来到神座前的人们的视野紊乱现象。
只是在隐约间,他们好似是看到了有不计其数的变化自混沌之中生灭,诸多的门扉或者发光的球体在视野之中一一闪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认为这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每一道门扉,似乎都通向一个崭新的未知世界,最终都通往一个在虚无时空深处,“日月众星,自然浮生于虚空之中,其行其上,皆须气焉”的广袤位面。
每一个光球,貌似都横亘于虚空之中,载沉载浮,隐约可见其中蕴含着的不同星球、世界乃至是文明,万千生灵的气息充满着勃勃生机,复杂而又蕴含着无数的变量。
或许,这既不是真实的,也不是幻觉……
即使是在忐忑恐惧,紧张到大脑一片空白,手足无措身体僵硬,无法思考的状态下,众人也恍如本能一般的产生了这样的明悟。
这不是真实的,因为他们狭窄的视点并不足以窥见真实,只不过是在直面至上至全的伟大存在的时候,隔着一层不至于让他们理智崩溃的朦胧面纱,所看到的伟大存在的模糊轮廓。
这也不是幻觉,因为他们的确是看到了隐约而模糊的轮廓,只是无法通过生物的眼与耳,感知理解这超越此世一切真理的暧昧存在,即使只是支离破碎的模糊信息,也必须转化成为他们可以理解想象的事物。
因此才会有这样的古怪幻视出现,属于他们的想象,但是也反映了一部分的真实?
那只怕这位大神比他们一开始意识到的,要更为强大超然,这个世界绝对不仅仅是对方唯一的创造。
“我在不久之前创造了这个世界,在那之后,我又陆陆续续的创造了其他的世界……”
至高的存在张开双手,发出声音。
不久之前?
几人都觉得自己的面部神经有种控制不住,想要疯狂抽搐的冲动,果然这样的超然存在的时间概念,和凡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啊。
从之前的历史影像来看,虽然是抽象的演绎,但是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世界从诞生之初直到现在,貌似已经度过了千万年的时光……然而对于这位来说,居然被定义为“不久之前”?
“这是我创造的第一个世界,它很特别,也一点儿都不特别……”造物主说道,“你们的到访,严格来说,虽然并不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却的确在我的计划之外……”
这是什么意思?
青年心中越发的惊惧,强迫自己冷静,大脑疯狂开动,迅速思考。
“记得我刚刚询问你们的问题吗,所以为了奖励汝等给我带来的意外惊喜,我就给予你们这个机会吧……”
似乎看透了世间一切的神明,如此宣告着。
下一刻。
“他”抬起手掌,大笑着:“当然,我是公平的,你们首先要拥有足以匹配它的器量啊……”
就像是之前在神的御座面前发生的对话那样,此刻造物主的欣悦也轻易的透过了浩渺的星界与虚空,落在了物质位面,以及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之中。
仿佛来自天边,又仿佛在每一个生者的耳边回荡着,清晰可辨,让人觉得自己犹如也在现场,从头到尾旁听了与神对话的全程一般。
有神圣的旋律突兀的奏响。
恐怖的动荡自虚无之中生出。
真实与虚幻,命运与因果,起源与终末……一切的一切都在虚空中的造物主的指尖上绽现,这在被创造出来的世界之内,是不可理喻的崇高力量,就像造物第一天那样的雄伟。
恐怖的能量风暴在物质位面的外围横扫过去,一颗颗星辰在白日之中显现而出,大放光辉。如同天堂的明亮与耸人的黑夜相互交替,在永恒的快速天体旋转中,便是新世界来临的序曲。
命运的轨迹开始变动。
天上的神国颤抖,诸神从祂们的座上被一一打落,坠入凡间。
………
(PS:“就只有这两天辛苦一些。”——总觉得这句话莫名耳熟,好像不止听了一次,也不止辛苦了两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